首页  >   GEMBA活动  >   相关新闻
GEMBA and Other News
联系我们

电话: +86-21-6293-3658

电话: +86-21-6293-2713

[媒体报道]“本土有本土的套路,国际有国际的玩法。”
——商学院大百科独家专访美国南加大马歇尔商学院副院长

2015年1月

今年1月,瑞士央行突然取消瑞士法郎对欧元汇率1.20比1的上限,世界货币市场爆发一场动荡。商学院大百科编辑团队由此跟随上海交大-美国南加大全球EMBA英文项目第十届学员,专程飞赴美国洛杉矶,对话全球金融专家、美国南加州大学(USC)马歇尔商学院副院长Fernando Zapatero博士,请他就这一举措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的影响发表自己的见解。

 
上海交大-美国南加大全球EMBA项目,美国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副院长Fernando Zapatero博士
 
全球经济形势错综复杂
 
世界各大经济体之间的联系实在太紧密,任何一个国家不可能声称它是独立的,也不可能完全不关心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。例如希腊的选举就会对瑞郎及其他货币产生一定的影响。但我认为希腊是一个小国家,能够起到的影响只能占很小的比例。希腊人不太愿意工作,可是他们有一个庞大的支撑体系 - 欧盟。欧盟是一群国家的联盟,影响力自然就比希腊一个国家要大多了。
 
欧盟的建制把这些国家联合在一起,但是当这些成员国国内市场并不那么好的时候,每个成员国个体是没有机会去使货币贬值的。这就会产生一系列的问题。
 
目前欧盟的一些国家都面临巨大的财政赤字问题。可能他们的想法是我不在乎欧盟的监控政策,我的国家并不要按照欧盟的政策运行,所以这不是我的问题,但这种想法是不对的。如果个别国家要放弃你的监控政策,那就必须做出一个保证,但目前并没有国家这样去做。
 
我认为未来可能的路线是:由欧盟统筹,而每个成员国又能保证独立运行,自行评估并且找出解决自己问题的出路。据我了解,例如西班牙,包括其他国家都有着居高不下的失业率,青年人都会因为没有工作变成失落的一代。不管你是20岁,35岁还是40岁,你的一生可能都碌碌无为,这是整个一代年轻人将经历的一个巨大的风险。
 
总之,如果一个国家打破了多边协定,一边在保证自己的财政赤字,同时还希望会有一个中枢交易机构,一个中央权力机构让你去借款,希望这个中枢机构可以给你任何你想要的。这就形成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问题。目前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一些个体国家必须放弃他们错误的政策,对联盟负起责任。
 
瑞士法郎的事件,在我看来就是这个问题的预演。在某个时刻,瑞士央行为了保持自己的财产,维持货币利率的话,他们就需要不断购买欧元,而瑞士并不看好欧元区经济,欧元实际也在持续贬值,瑞士央行不希望自己的财产都变成欧元,于是他们说,OK我们取消瑞郎兑欧元的上限。这就对欧元造成重大冲击,人们开始抛售欧元购买瑞郎和美元。
 
而人民币的处境现在就和瑞郎一样,是中国出口增长的关键。美国的政治家都知道中国一直在控制人民币升值,而美国整个市场都希望人民币能够升值,所以一直在等。
 
日本则一直致力于推动出口增长来减少贸易赤字,日币贬值是其中的一个原因,所以现在日本一直在积极推动对美国和中国的出口,欧洲国家也是如此,这是现在每个国家都在做的事情,但通过货币贬值的方式显然并不可取。显而易见的是不可能每种货币都在贬值,必然会有某些货币由于其他货币的贬值而升值,这也是现在的一大挑战。
 
 
油价下跌为哪般?
 
一是技术的发展,互联网和新科技的出现推动美国产生一次巨大的技术革命,这里面包含很多东西。事实是过去三年里美国的原油产量达到了20年前的峰值,供大于求,这是油价下跌的一个原因;
 
二个原因是一些国家的经济增速放缓,包括中国在内,日本、欧洲各国的经济增速都在减慢,原油进口增速下降,石油需求走弱。
 
当然这其中还可能包含了某些政治因素。OPEC的力量减弱,一些国家比如沙特阿拉伯等,希望通过控制油价来控制俄罗斯、伊朗等国。从这方面来看,油价下跌确实令俄罗斯的经济雪上加霜,引起了民众担忧;此外,核项目的推进一直以来都是全球瞩目的话题,美国和沙特阿拉伯也希望借此敦促伊朗限制核项目,从而促使俄罗斯改变对叙利亚的立场。这其中的关系错综复杂。
 
 
敢问路在何方?
 
创新如今已经变得很有竞争力,这是一件好事。
 
创新原本是美国一头独大,大量的创新都起源于美国硅谷,而现在不仅硅谷在创新,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在致力于创新,竞争越发激烈。事实是许多国家迫于经济压力,都认为创新、创业是解决之道,包括西班牙在内的欧洲诸国都在推动创新创业的发展,每个创新灵感都在谋求成功。
 
其实我认为重要的是有一种创新的文化,尤其是建立有利于创新的法律环境,还要有一个可以帮助创新者分解创新所面临风险的机制,并且有允许失败的氛围。当然创新失败会造成拖欠债款和责任归属的问题,但能否允许失败则是基于不同的文化基因。
 
比如在欧洲和日本,失败就是不被接受的,而在美国,失败则被视作成功的开端,人们可以接受创新过程中的失败,并且将其视作成功路上的一个小小阻碍。这是我认为的一个关键部分,就是拥有一个可以允许失败的文化氛围,否则没有人会去冒失败的巨大经济风险,又背负名誉的巨大落差。
 
我认为国际化如今也是一个越来越快速发展的趋势,或许在本地市场会有更好的发展,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走上国际,如果你坚持要去适应一个严苛的国际市场,你必须拥有一种国际性思维。如果你想要拥有国际性的客户,你必须理解他们想要什么,这样的理解不仅仅局限于语言,还包括文化的理解,他们在寻找的是他们想要的东西,如果你达不到他们的要求,自然也就不会有国际客户。本土有本土的套路,国际有国际的玩法。
 

关于GEMBA项目
与来自亚洲地区的高级经理人一起加入GEMBA!作为一个创新的EMBA项目,GEMBA的师资团队和课程于2004年引进全球排名前十的美国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EMBA项目模式。项目为期20个月,共10个主题课程,学成后获得美国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MBA学位。毕业后您自动成为世界闻名的南加州大学全球特洛伊校友会成员,也同时享有上海交通大学的校友资源。